宫兰雨柔

咸鱼写手
看心情发文
日常混迹于全职魔道渣反痒痒鼠刀乱圈

【阴阳师】【我和我的茨木、茨团、茨球球】



人物是网易的,ooc是我的。

写的不好,求轻喷。

 

1.

 在我30多级的某个夜晚,时间精准的显示为0:00.我用颤抖的双手在一张蓝符上写上玉藻前三个字,伴随着晴明“QQ牛里脊肉”的声音,一道金光闪过——茨木童子!

 

“啊哈哈!晴明神乐你们过来看看!我欧了!”

 

这直接导致茨木对我第一印象不太好:“阿妈脑子可能不太好使。”

 
 

当时我寮已经有了(自认为的)亲儿子荒川小叔叔和辉夜小公主。荒川一个大下去指谁谁死风光无限,辉夜供火稳定上场,茨木就开始了和荒川抢御魂抢C位的生活

 

后来升六的时候,我一咬牙给茨木升了没给荒川升还顺手把荒川的御魂给了茨木,后者就成了我斗技刷图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(事后我哄了好久小叔叔才原谅我,不过我注意到他的耳朵红了嘿嘿)

 
 

2.

茨团是我在鬼切活动里抽出来的,他出来的时候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
 

虽然当时我寮里的SSR已经有了茨木、荒川、狗子、花鸟、连连、辉夜、灯姐、金达摩、小鹿以及两只雪童子,但我还是给它觉醒,加了套心眼,并升到了四星。

 

虽然他不上场,但在寮里看着还是挺养眼的。

 

3.

茨球球也是在鬼切活动里出来的,当他出现的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被茨木童子支配的恐惧。

 

茨球球被我放在结界里慢慢养,我问他要不要带针女,他想了想说:

“我想带镜姬。”

 

4.

 最近,我们母子四人的关系日益紧张,只因为茨木在喝酒的时候问了我一句:“阿妈,为什么没有吾的挚友陪吾喝酒?”茨团和茨球球就开始嚷嚷着要找挚友,我就只好辗转于各个寮之间换碎片,还要忍受每天半夜0:00被茨木茨团茨球球吵醒出去乞讨。

 

自此,我每天的心情从:

我有三只茨木我要吹爆他们!

变成了:

mlgb老子为什么还没有酒吞?!

 

呵,生活如此多娇。

 
 

End

 
 

萌新写手求关注 评论 小红心 小蓝手

最后感谢 @小晓狼 帮懒癌晚期的我把这篇打出来

 

评论(4)

热度(29)